淄博3D打印

淄博3D打印

当前位置: 淄博3D打印 > 企业新闻 > 比税率更重要的是3D打印的安全性
企业新闻

比税率更重要的是3D打印的安全性

更新时间: 2020-02-04 16:15:26  查看次数: 153    

“当前,3D打印的成本还很高,且不能生产出所有我们需要的东西。但未来10年,3D打印的成本将会下降,能生产的产品也会越来越多。”Krieger表示,3D打印的普及可能带来很多挑战。当海淘的产品可以通过电商购买、在自己家中制造出来,传统贸易的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都需要重新思考。“如果进口的不再是实体货物,而是一份设计或者编码,仅仅是一段数据,海关如何征税?非实体货物的知识产权和版权如何保护,企业的商业模式将如何改变?”Krieger认为这些都是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


以关税为例。国际海关院校联盟媒体运营主管姚家源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3D打印技术的出现和普及,对海关监管和通关模式确实提出了全新的挑战。“3D打印技术带来的海关估价挑战,在于3D打印的产品种类在通关过程中不可控,且不论一般征税,对于施行滑准税率的商品将会造成巨大影响。在3D打印技术大规模普及的未来,合理进行估价,保障关税收入的关键在于对不同规格、功能的3D打印机进行有区别的税收管理,这一点可以参照邮递物品中化妆品的税率区分,对于功能更多、更为专业的打印机征收更高的税率。”


但是,随着0关税的国际大趋势,这些都是“小问题”。姚家源认为,安全才是3D打印技术带来的最大挑战。去年,美国的3D打印枪械团体“分布式防御”(DefenseDistributed)宣布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这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只要能上网和找到原材料就可以制造一把无法追踪的枪。“可以设想使用区块链对3D打印设备实施实名制管理,同时也可以对3D打印图纸的使用次数和使用者进行基于网站和打印机的双向追踪。”姚家源表示。


区块链技术被认为将对电子商务、尤其是跨境电商带来深远的影响。7月2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机遇之窗:运用区块链技术,促进贸易便利化》,该报告为使用区块链技术促进一站式电子平台贸易提供了框架,注册用户可以通过这个一站式窗口递交进出口单证。该报告称,利用区块链技术有望缩短贸易时间、降低贸易成本,增加1.1万亿美元的全球贸易额。范子扬表示,区块链可以为管理风险、识别趋势、开展单证预处理、分享数据和改善用户体验提供更准确的预期;而“可追溯性”可以将一站式窗口、私营部门、贸易中介汇聚到一个共同的区块链,获得更完整的订单、供应链和审计跟踪信息。区块链技术还可以实现自动化支付和校验,并确保数据的可靠性。


这些正是电子商务需要解决的问题。今年初,中国等共76个世贸组织成员签署《关于电子商务的联合声明》。5月,中国提交了WTO改革建议,再次重申关于电子商务议题谈判的建议。“现在数字经济和经济的边界已经模糊、正在消失,没有哪一家企业只做数字贸易而不做贸易,以后数字贸易和贸易可能就是一个概念。”范子扬表示,因此一套通用的全球数字贸易准则非常有必要,消费者信任、网络等基础设施、电子支付、电子合同和签名等方面,都需要法律规范。


BITKOM的调查显示,使用3D打印技术的受访企业中,42%用来制作图案、磨具或工具;35%用这种方式生产零配件;61%认为该技术的最重要的优势之一是生产量身定制的产品,这比去年增长了8个百分点;55%认为提高生产的灵活性是3D打印机的另一个经济机遇,去年该比例为50%;此外,16%认为3D打印可以节省成本。“3D打印在生产中越来越受欢迎。”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3D打印技术专家MaxMilbredt表示,德国制造的3D打印为下一次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目前3D打印技术还主要用于全球价值链的上游。但从长远来看,3D打印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替代传统的制造方法,减少对外包生产、装配、生产步骤、库存、仓储、分销、零售和包装的需求。这将对未来全球价值链贸易产生重大影响。”伍凤仪认为,全球价值链有可能变得更短,同时传统的跨境商品和服务的交换将大大减少。


Krieger认为,3D打印将会对就业产生深远的影响,新兴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将会受到冲击,这可能会是一项严重的政治议题。“低成本劳动力是一些新兴国家的比较优势,但如果不考虑劳动力成本,那在任何一个国家生产制造都可以。”加拿大安大略议员V.PeterHarder对记者表示,很多新兴技术,例如3D、AI,政府的职能是做好法律框架和知识产权保护,当创新发生在供应链和私营领域,市场会自发进行调整。“那些雄心勃勃的企业会采用3D打印和智能制造等新兴科技,这会改变全球的制造业地图,从而改变地缘政治、经济关系和战略关系。”Krieger表示。“新技术革命是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新动力,是所有国家提升产业结构的机会,尤其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科技可以让各国回到同样的起跑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对记者表示,新兴经济体国家面临的机遇更大。